84(1 / 1)

小雨坚持把珠儿背在背上,走过了那些上上下下的山路,和天然盆景石林间,最后终于走到了下面的起点。但是这个时候天就麻麻黑了。他就把她放下来坐在条椅上,他也坐了下来。

她看着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他,她就用面巾纸心疼的给他擦着脸上的汗。她说:“小雨哥,我把你累坏了吧,还是我不行,连累了你。我虽然生在农村,家也在山上,但是我还从来没有走过这么远这么久的路,而且这路还这么陡。”

他懒懒的摇摇头说:“没事的,我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一会我们就去住旅馆。”

她(他)们连续问了三家旅馆都客满了,都说是国庆节的红色景区游客太多了,所以旅馆生意爆满。

最后她(他)们走到一个角落里不当道的一家小旅馆去问,那服务员说:还有唯一一个单间单床的房间,看你们住不住。

珠儿小雨对望了一下,最后珠儿说:“住就住吧,起码不会露宿就行了。”

珠儿走进房间就脱下鞋子倒在了床上,她说:“小雨哥,我们先休息一下再说吧。”

“我晓得,你先歇着吧。”他说了就在拿电热壶去接水烧开水,他又说:“我等几分钟水开了,我就出去买点吃的啊,你看吃啥。”

“由随你吧。”她精神涣散的答。

后来他就出去买了两碗杂酱面应付晚饭。吃了面,喝了水,他说给她洗脚,她拒绝了。她就自己到卫生间洗了澡穿得好好的,才出来又坐回床上,她就说:“小雨哥,你再问服务员要一床棉絮,我们两个各盖一床将就挤着睡就是啊,这出了门真的没得办法。”他点头。

她(他)们两个那天都累惨了,她(他)们各睡一头,各盖一床被子,两个人都侧着身子面朝外,连多的话都不想说,她(他)们很快的就进入了梦乡。

只是她(他)们在熟睡中,都各自做了一个奇妙的梦。

珠儿梦见她在朦朦胧胧中,就像是电影里面一样的去教堂里结婚。她穿着白色的婚纱往里面走,前面那个穿黑色西装的男子,却始终离她有两步那么远,她始终看不到那个人的面孔。教堂里奏着低沉的听不懂的音乐,教堂里椅子上也稀稀落落坐着一些背朝着她的贺客。她一路走着心里就在想:我是才离了婚的啊,怎么又结婚了呢?怎么这个人看起还是像那个虞华呢?他怎么又这么神神秘秘的在我前面,他怎么总是不让我看他的脸呢?这到底是不是他,我总想弄清楚啊?我的头一次婚姻那么失败,那不是这次的婚姻,连人都不要我看清楚,那又怎么成呢?她越想越害怕,越怕就越听见里面的音乐就像是死了人才奏的那种音乐。

然后她就走上了那个讲台,当她一眼看到讲台上那个主持婚礼的人时。只见他又高又胖,穿一件黑色长衫,颈子上挂一串拇指大的黑色佛珠,里面现着毛茸茸的胸膛。他大大的眼珠勾勾的鼻,他的满口黄牙露出了口外,他的口里还念念有词的说些她听不懂的话。她蒙了,这哪里像是在庆贺婚礼啊,这简直就是在送葬,当时她就被吓出一身冷汗。她又回看新郎时,那新郎不正是虞华吗?她一下就晕了,她感到天旋地转。这时那整座教堂也同时在往地下沉,她就随着虞华往下陷,奇怪的是那个做法事的主持人,他却原地不动无根无底悬在那里,他哈哈哈的奸笑着。她一下就惊醒了……。

醒来后她像是在回味刚才的梦,然后她又像是浑浑噩噩走进了一个佛堂。她环顾一看,这不是我经常来这儿的神山寺吗?她想:我才做了个噩梦,这时我正好在这里来祈祷佛主保佑我免去灾难吧。

于是她就静静的默告:我尊贵至上的,无所不能的佛主啊,也许是我前辈子可恶事情做多了吧,这辈子就是来还债的呀。我这辈子还债已经还了大半辈子了啊,可是昨天晚上做个梦,又把我拉回了罪恶的深渊吶。我真的是再也撑不住了,再也承受不起了哦。求佛主体谅我吧,保佑我啊,让我这下半辈子平平安安的过下去吧……。

忽然之间,这佛堂里就有了声音,那声音闷闷沉沉的,但是一字一句听得很清楚,只听那声音说:女施主耶,你就是:前世冤孽难以了,今生才来还孽债。如今孽债初还清,后继浅福思着享。过往世事莫再忆,把握现今切莫忘。前半与虞虞似雨,后半随晴晴是晴。请女施主细思:虞似雨,晴是晴也。切记切记!

然后就一切归于沉寂,她一看佛堂四周,那平常清清朗朗的佛堂,也就只有高大的观音菩萨,那观音菩萨慈眉善目面带微笑的看着前方。

她悠悠醒来,这下就真的醒来了,她这才知道她是做了个梦中梦。她醒来马上就用手机,思索着,又反复回忆,反复修改的,记下了睡梦中听到的那几句话。她只是在细嚼那很难懂的后面一句的几个字,佛主又特别叮嘱了的那几个什么:雨是雨,晴是晴的。

然后她起床上了个卫生间转来,她看小雨还熟睡着,她又轻轻的躺在了床上,这下就久久难眠了。

她心里就在想:前面的梦,表示她的婚姻破裂失败,那就是很明显的嘛。这后面的梦,看不见那个人说的话就很费思考了。他的前面六句还好理解点,也就是说我的前半生,是来还前辈子孽债的。现在债还清了,稍微好点有点福分了,就不要再去想过往的事情了,要好好把握后半生的机遇。意思好像就是这样子的。

就是最后那两句:前半与虞虞似雨,后半随晴晴是秦。这就无法理解了。也不知道我记下来的那几个,虞虞秦秦,雨雨晴晴,到底怎么才算准确,一时就弄不懂了。

她又看了看睡着的小雨,她想:他要是醒了么,就帮帮我打伙想想这后面两句话啊,他就是瞌睡这么大。唉,也是,昨天白天是真正累惨了才这么好睡的,我也就不去影响他了。唉,这世界上也只有他才这么稳得住,这都挤到一个床上了,他都没有动一点歪脑筋。再说他把我当成了亲妹妹,但是到底我不是他的亲妹妹啊。他要是其他时候动我的歪脑筋,我可能还是不得依他的,他要是现在动我的歪脑筋我也就依了他。因为我现在已经离婚了,还有就是,我看他这么多年对我实在是太好了,我何不以此来报答他呢。还有还有就是,说来我还是那阵结婚的前五六年,过过夫妻生活的,这一混你看就十四五年都没有过过夫妻生活了。他也是,他只晓得对我好,保护我,他只晓得把我当成亲妹妹,他只晓得对我动了歪脑筋就是在伤害我。他就想不到我单身这么多年了,他就想不到我也是一个正常的人,正常的人就有正常人的需要。唉,你说其他的人动我歪脑筋,我是坚决不从的。他就不想想我们是啥子关系,啥子感情。难道我真正是他的亲妹妹吗?他真的是对我太过分了。

她胡思乱想后,又觉得自己太好笑了。她虽然有点埋怨他,但是她更佩服他的稳重。可她想不到的就是:其实他也是普通人,他也不一定经得起挑逗和诱惑的。

当然,她是不晓得他和何雅岚,还有谢菲,发生过两性关系的,她只晓得那年谢菲缠着他,最终被他拒绝了。所以他在她的心里,永远都是那样纯洁,那样高尚,甚至那样伟大。

他梦见的就是他回到了家,他看到家里没有人,门也是虚掩着的。他在门外就喊他的老婆,可是老婆也没有出来。然后他就放下包往里屋走,当他刚刚打开卧室门的时候,老婆就披头散发的和他面对面的站着。

本来要是以往的话,他首先就要抱着她亲热的,但是这时他看到他老婆衣衫不整,神情慌乱那个样子,他就疑惑了。

这时他老婆把他堵在门外面还不想让他进去,他却偏偏要进去,他就一下把她抱起放在了床上。也正在这时,卧室门口一个人影一闪就不见了。他回身就追,但是那个人跑得很快,那个人从他家门一出去,向右边拐个弯就不见了。这时他的心里就明白了一切。

他回到客厅就坐在沙发上叹气,他想:这么多年老婆对我都这么好。难道她是装起的吗?这么多年我也才发现她这一次出轨。我又来怎么想呢?她是以前就这样吗,还是现在才这样呢?这就无法弄清楚了哦。这样的事情非得去弄清楚吗?

我这大半辈子都在外面跑,我这大半辈子都很少和她在一起。这是不是还是我对不起她呢?这事要是我不追究,那不是就任她这样下去吗?这事我要是追究,那不是我们就得离婚吗?

再说了,这样的事情不是我也犯过两次吗?现在就来个将心比心,我们就来个谁也不说谁,就把这个事情平息下来行吗?

这时不管他怎么想,他的心里还是很气愤。因为谁见了这样的事情都是要大发雷霆的。谁对这方面的事情都是自私的。

好在他没有大发雷霆,他只是提起了包,他心里想的是离得远远的让时间来淡化矛盾,最后解决问题。

当他走到门外不远,老婆却跑出来抱住了他的脚,她哭着求他不要走。他正在犹豫不决,不知硬起心肠走,还是软下心来留的时候,这一急,就急醒了。

想起梦,他就像是真正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一样,他的心也久久的不能平息。然后他就起来上了个厕所回来,他看到她睡得很沉,他也就轻轻的躺下去睡了。

他又想了一下她真是让人佩服,因为他也清楚她有十几年没有真正的婚姻生活了,可是她都没有像何雅岚和谢菲,还有殷红那样熬不住。她在他心里的冰清玉洁,就是真正的冰清玉洁那么神圣。

这样想了,他一会儿又睡着了。其实那个时候她正还在做后面的梦。当她醒来的时候,他又睡着了。

她经过久久的睡不着,最后终于沉睡到半上午。她(他)们第二天的九点过,才走出旅馆去赶回程车。在回去的路上,她(他)们才互相讲述着各自的梦。

新书推荐: 首席医官后传 红警的征途 双世王妃一世王 风华帝军 这本小说我做主 女将军妇好 我只是想吃软饭 魂穿尹志平 粥与你可亲 影视世界脸黑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