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顶点小说 > 历史穿越 > 蜀辈 > 卷七 江湖夜雨十年 第九章 三年无改父之道

卷七 江湖夜雨十年 第九章 三年无改父之道(第1页/共2页)

曹爽,字昭伯,其年三十,乃曹真之子。因早年曹操视养子曹真如己出,所以曹爽自小出入宫中,更与曹丕子曹叡交情甚笃。曹叡继位后,急需扶植自己的亲信,曹爽自然平步青云,几年间便从散骑侍郎升至散骑常侍再转任武卫将军。其父曹真殉国长安城下的举动,果然保住了曹真一门的命运,使曹爽得以承袭曹真的邵陵候。

尽管薛和尘已经推断到这个程度,但明显还是不对张庆山胃口,正想说话时,薛和尘却又推翻了自己的推测,“不对!是曹植!你要去见的是曹植!”

张庆山终于展现出畅快的笑容,“你倒是说说看。”

薛和尘慢慢地端起跟前的酒杯,绵长地喝了一口,把思绪重新整理了一遍,“小半姑娘的提示最为重要,魏国毕竟是姓曹的,任他颍川、北海、并州争得怎么样,任他王凌和司马懿争得怎么样,魏国最终的权柄都得保证维系在曹氏身上。曹叡才二十出头,继位不过数载,权威不足又子嗣尚幼,反观朝堂上,像司马懿、陈群、徐宣、朱灵这种三朝老臣比比皆是,外强而中干,正是启用曹氏宗室老臣的时候,不然难保往后权柄旁落他人之手。偏偏当下曹休、曹真先后兵败身亡,曹氏势力眼看分崩离析,即使曹叡深信曹爽,但曹爽毕竟历练不足,不是这些老臣的对手,而曹真曹休还只是曹操养子,论起血统,却远没有曹氏宗室亲近。两害相权取其轻,这个人,只能是如今的东阿王曹植。”

“曹植当初和曹叡他爹曹丕争得你死我活,曹叡能放心用他?”张庆山质疑道。

“曹丕在位时便严防死守自己的兄弟子侄干预朝政,期间即使曹植多次上书,愿为曹丕效力,曹丕却从未同意,反而一再改迁曹植封地。时过境迁,如今曹氏宗室正是需要德高望重的人弹压朝堂的时候,若曹叡起用曹植,曹植才四十不到,正值壮年,雄心壮志犹在,说不得不会对曹叡感恩戴德。毕竟,父亲打压儿子提拔这种手段,先帝驾崩之时,也对秦不破做过,也是屡见不鲜了。再者,用之防之,不也是曹氏对司马懿一贯的做法吗?这个时候放曹植出来搅局,与司马懿、与并州王氏互相撕咬,益处多多。所以,明面上曹氏的福荫在曹爽上,其实曹爽只是个幌子,曹植才是今后十年的关键。”

薛和尘一口气说完,随即响起张庆山的掌声,“孺子可教也!孺子可教!”

“这么对比之下,我蜀国内部算简单得多了。”

“那也全赖诸葛亮一人的威信,一旦孔明身死,蜀国得乱成什么样子啊!”

正当春华楼三楼,薛和尘与张庆山、陈小半二人讨论魏国大势正酣之时,二楼的角落处却也有两名年轻人讨论着三楼的情况。一人正是薛和尘的孪生哥哥薛同光,一人却是豫州刺史贾逵之子,年方十五的少年天才贾充。

二人饮酒的方式很奇特,从来都是自斟自酌,既不互相敬酒斟酒,也鲜少说话。只是薛同光已经知道自己胞弟冒充自己带着双边马鞍拜见王基的事情,想着贾充并不知情,便有意试探贾充一番。

“贾弟可知三楼在讨论着什么?”

贾充自顾自吃着花生米,连看都不看一眼薛同光,“洛阳和邺城,你猜他们会想我们选哪一个?”

薛同光会心一笑,正是对贾充查根问底的时候,“乃父是并州宿

老,又是三朝名臣,不幸的是,听闻自去年夹石一战,贾豫州从吴国手上救回曹休之后,身体便日渐沉重,偏偏如今国内境况纷乱,所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贾弟可要及早选择。”

听到这话,贾充忽地抬眼看着薛同光,看得薛同光心中一阵发虚,不料贾充反问道,“薛兄将出任司马懿参军,可是要拉拢我去司马账下?”

薛同光不以为然,端起酒杯,笑了笑,“贾弟知道的,我是个方外之人。”

贾充稚嫩白净的脸庞却有如利剑一般的眼神,直刺薛同光,“薛兄莫不是欺我年少?”

“我与贾弟兄弟相称,拳拳赤子心,何来欺瞒一说?”

贾充得意地笑了起来,“薛老哥不是方外之人,只是你的派系不在我朝中,才显得漠不关心而已。”

薛同光心神一震,没想到自己在冢虎司马懿面前都能掩藏得住的身份在这位少年的眼前竟然暴露无遗,一直端着酒杯的手不禁微微一颤,洒出些许酒水。酒水粘在手指上,那阵冰凉才把薛同光从失神中拉回来。

贾充心满意足地看着薛同光的神情变化,像是打了一场胜仗般,“薛兄不必紧张,如今我无官无职,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反正是懒得管的。”

薛同光强打精神,借着喝酒的掩饰,心中早已计量一番,贾充虽有天纵才智,幸好年纪尚幼,心智却未成熟,少年心性,正好加以利用,“贾弟聪慧,天下谁人不知,自古凡高才者必有高志,与其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莫不如认为此乃鸿鹄之志,天下的职位都太平平无奇,配不上贾弟经纬之才。想当年卧龙潜藏南阳之野,彼时只要投身太祖皇帝或者荆州牧刘表,哪个不能成就一番事业安享富贵?但诸葛先生何许人也,偏偏选了最落魄的刘备,尽显不出世之才,把刘备从小小新野令扶上西南一帝,如此惊天成就,不知贾弟能否追随?”

贾充听得有点心驰神往,得意地问道,“薛兄认为,如今天下可有适合老弟的位置?”

不料薛同光的话头戛然而止,“薛某目光如何比得上贾弟,哪敢为贾弟出谋划策,只是古人先贤有言,人生在世,不过忠孝二字。乃父贾公一生极力维护曹氏宗室,在外戚强臣与蜀吴觊觎下力保宗室延绵,就拿夹石之战来说,虽然贾公与曹休有旧隙,但为家为国依然亲冒箭石,驰援曹休,自己却操劳过度,致使病情沉重,如此高义,可谓忠矣。”

贾充又问,“那何谓孝?”

薛同光正色道:“贾弟不读书邪?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父之道,可谓孝矣!不改父志,孝之始也!”

春华楼这两场会谈悄然进行之时,对面的太极殿外还有一名男子踌躇地候在阊阖门下。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顶点小说,网址:www.ddxs.cn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